此前一位名为王天兵的农民工曾与记者联系【www.649net】

“就盼着回家过个安稳年”——来自宁夏银川一工地的讨薪日记

新华社银川1月17日新媒体专电14日上午9点,当记者来到宁夏银川市鼎辉时代城一期工地时,工地上的积雪还未消融,银川最近一次降雪已经是一个月之前的事了。

此前一位名为王天兵的农民工曾与记者联系,据他介绍,自己和几十名工友的工资从去年5月底一直被拖欠至今。入冬后,大部分农民工受不了宁夏的严寒回了家,临走前托付他和几个工友坚守工地,直到讨回血汗钱为止。

工地很大,转了好几个弯才找到王天兵居住的地下室,地下室里阴暗寒冷,一个小功率取暖器发着昏暗的光。

王天兵正站在取暖器旁缩着身子发呆,见到记者立刻招呼坐下:“见谅,我们这里没有别的取暖设施,屋里也不暖和。”进到屋里,除了没风,温度确实没比外面高多少。

说起这几天的气温,王天兵从角落里提出一桶水,说:“工地上的水管全冻住了,这是昨天下午从外面打的。”只见桶里的水面已结了一层冰。

此时农民工们还没有吃早饭,住隔壁的李方旭将水化开,煮了一小把挂面,又挑了几片颜色比较正常的菜叶放进锅里。“我们身上的钱已经快花完了,平时只能到菜市场买一些人家不要的菜,即使这样也不敢多吃。”李方旭说,为了省钱他们每天只吃两顿饭,白天大部分时间待在商场里,因为那里有暖气。

王天兵接过话茬说:“要是能回家,谁愿意受这个罪?我们从2015年9月份就开始找开发商讨要工钱,开发商总是拖着不给,后来干脆连电话也不接了。11月起我们找好几个部门反映情况,可是现在工资还是没要回来。”

王天兵说,因为长期要不到工钱,最近他们的生活全靠家里接济,前几天他81岁的母亲将自己一百多元的低保金寄了过来,他难过地哭了一场。

到了10点钟,记者的手脚已被冻得发麻。农民工们说,他们要去相关部门询问事情办理情况。

当他们来到银川市信访督办局时,大厅里已聚集了一批人,其中多数是讨要工资的农民工。信访局一位副局长告诉他们,鼎辉时代城在银川市金凤区辖区内,反映或询问情况应到金凤区信访局去。

“为了讨薪我们都不知跑了多少个部门,可真不知道到底哪个部门管用。”王天兵说。

中午12点,没有任何收获的农民工们决定再去别的部门看看。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步行,大伙儿又来到金凤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所在地,此时离上班时间还有一个小时,舍不得花钱吃午饭的农民工们就站在门口等待,并坚决拒绝了记者请他们吃碗面的要求。

估计上班时间已到,农民工们上了楼,来自其他工地的几批农民快了一步,已经围着工作人员反映情况。接待他们的金凤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王建国说,鼎辉时代城的欠薪案已经受理,此案需要移交公安机关,目前证据收集还不充分,需要再等待几天。

记者随后从金凤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大队长陈子龙那里了解到,鼎辉时代城一期工程属于商业项目,开发商2014年底就曾因拖欠农民工工资被相关部门处理过,去年又出现了类似问题,主要负责人不肯来现场配合调查,劳动保障监察部门只能将案件移交公安机关,但前期涉及的证据繁多,虽然他们在积极处理,但还需要一些时间。

年关越来越近,农民工们现在最担心春节前拿不回工资。“为了过日子,家里能借的钱都借了,亲戚朋友天天都到家里要账,两个孩子的生活费也没着落,我就盼着早点要回工钱回家过个安稳年。”王天兵说,他不知道现在这种度日如年的日子何时才能结束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
*
Website